荷花网,幸福人生必读网站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因果人生 >> 因果报应事多多 >> 内容

打鸟三年,痛十八载

时间:2013/5/28 11:53:14 点击:

香港刘心平

 做学生时期,我是不信神佛因果的,认为这都是迷信骗人的东西。

我的青少年时期是在广东省某个县内度过的,就在这段时间和这个地方,在我身上发生了因果报应的大恶剧,前前后后经历了二十个年头,这场恶剧才算演完,血和泪的教训使我猛省过来,对人生观起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深深领悟到:地狱确实存在!因果报应是丝毫不昧的。

    为了让更多的人们不再重蹈我这条“覆辙”,我将这铁一般的事实写出来公诸于众,也算是我忏悔之中一点诚意吧。

    一九六O年,由于某种客观环境的影响,我高中没念完,从广东回到家乡务农,小知识分子,过着漫无目的的生活。当时的农村,神庙佛寺已经拆毁了将近十年,“迷信”早已破除得一干二净,佛经和一切劝善的书籍更是杳无影踪。因此,青少年都是相信科学,没有人信神信因果的。我自然也不会例外,在无聊乏味的生活之中,想寻找一些有刺激性的娱乐。由于当时的物质食品缺乏,尤其肉食奇缺,于是将自己数年的积蓄买回一支气枪,以射杀鸟类为娱乐,将鸟肉烹食,以求增加营养。

    在两三年之久,练成一手好枪法,经常在田野间,树丛边,或到山里去伏击鸟雀。见到雀唱枝头,一弹射去,应声倒挂在枝上,鲜血直流,一滴滴染红了枝叶,过了很久雀才堕落,眼睛是睁大的。有时射中的鸟雀,在地上扑翅挣扎,羽毛四飞,血流满地。有时鸟雀被射伤,扑翅而逃,我穷追不舍,复再加枪,弄到鸟雀羽血模糊,张大流血的嘴在抽搐挣扎。而无知的我,当时竟一点也不觉得残忍。鸟雀杀得多了,不论我去了哪里,不论我手中有没有拿着枪,鸟雀一见到我就老远飞逃,甚至大群大群地一齐飞去,动作非常迅速一致,愚蠢无知的我还以为自己有一股“杀气”,引以为荣。乡民亦无人劝告。后来,自己渐渐感到良心不安,才不杀鸟雀了。

    有一次,偶然邂逅到一位被乡民称为“顽固迷信”和“神棍”的老人,俩人同行了一段路,听他说了一些有关报应的事情,虽然当时不大相信他的话,但是,在心灵上、却时时有一个阴影,常常不安。我跑去请教一些老年人或在暗中偷偷烧香拜神的人,有的说:“不知者无罪,无事的。”有的说:“能改过,洗手不干,就好了。”

    但是,事实并非如此简单——两年后,我发现肛门内生了五六个痔疮,常常作痛。有痔疾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,请医生来治疗,他的治疗方法是用一种腐性很高的药水注射到痔核里面去,将痔核一个个蚀掉,他的药水里面含有份量很重的砒霜。在一个晴朗的下午,我在家里请他用手术注射。第一支针是对准一个最大的痔核注射的,注射技术不错,一点痛也没有——他是用过外用麻醉的。但是,注射不到五秒钟,我觉得心跳异常急促,呼吸开始困难跟着眼前发黑,情形不对劲!

   “不行!医生!……”我用很大力气才迸出一句话,就说不出来声音来了。眼前一片漆黑,张开眼睛也看不见东西,手脚不停地颤抖,不停地抽搐,感觉到整个人都好像在半空中翻跟斗一样,心灵是很清醒的,但非常非常难受。我很清晰地听到看护我的朋友在大声叫喊:“医生!不对劲!他死过去了!不要再注射了!快拔出针筒!”“哎,怎么搞的?血流进针筒里面来了?医生!你将药水注入到他血管里面去了?……”跟着是一片嘈杂之声,感觉到有人在灌我喝水……。约过了半个钟头,我终于渐渐醒过来了。经过检查,原来是医生真的误将腐蚀剂的含砒药水注射入是痔内静脉血管里了,而静脉血管是直流进心脏的,我已经是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,这是我第一次尝到死亡是滋味。

    这次治疗当然失败了,而且这次注射的针孔,是经过腐蚀剂的作用,十八个年头都不能合拢,就像一条小胶管由痔外插进静脉血管一样,使鲜血一滴滴往外流,断断续续持续了十八年!

    事情还没有这么快了结。由于第一次的医疗失误,我进入了大量流血时期。平时是不会流的。但一到大便之时,一蹲下去就可以自己看到一条小血流直射下厕坑里去,就像医院的护士在洗针筒时将红色的水由针嘴里射出一样,厕坑里很快就铺满了一滩一滩的血浆!每日一次大便,就每日一大滩血浆!一个多月以后,我面色惨白,四肢无力,眼睛模糊。很多人都提仪另请良医,不然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 于是,我又请了另外一位高明的医生,是某某大医院里的高级痔科专家,他对我安慰了一番之后,就开始做无痛的手术,手术很快做好了,——是他用结扎法的,用药制的细绳子将每个痔核的根部扎紧,让痔核自己枯死脱落。据说经过一个星期之后,全部痔核就可以脱落,而且永不再流血。我当然十分高兴。

    谁知,当天晚上,我开始觉得大便很急,马上就要拉肚子,于是由朋友扶着到厕所去,可是蹲下去半个钟头,却没有一点大便出来,而肛门里一直感觉到大便很急,好象就要拉出来,蹲了一个多钟头,仍然没有大便,而且越蹲就感到大便越急。硬这头皮忍着,蹲到双脚麻木,累到打瞌睡,扶我的朋友已经在屋里睡了一觉,出来扶我进房睡觉,但刚进到房里,还没有上床,大便又很急了,又赶快到厕所蹲着,仍然是一直没有大便,仍然是越蹲越急……。就这样由厕所到房间,由房间到厕所,每次都是还没有上床就急忙跑回厕所,折磨了一整夜,我忍到眼泪直流,浑身发抖,甚至由呻吟到大声嚎哭。更痛苦的是,这样的折磨连续了七个夜晚!每个夜晚都丝毫没有减轻!在极端痛苦的时刻,我开始大声问苍天:“我犯了什么罪?要受这种怪刑罚?”我还没有省悟到这就是果报的来临,这就是地狱的刑罚!

    七天过后,渐渐好了,痔核也果然一个个枯死脱落,血也没有再流了。我非常高兴。

    可是,过了半年左右,痔又一个个很快生出来了,而且又像以前一样流血,这场治疗又白费了。

其实,上天很公平的,你作恶有多深,报应也就有多重。如果我这两次的报应就可以低消一切前罪的话,那么,因果报应的天平就会不平衡了,我实在作恶太多了。因此,上天再继续安排给我以下的报应。

    由于天天流血,我身体迅速衰弱消瘦,虽然请了不少医生打止血针和止血药,但是没有一点效用,鲜血仍然是每日流一大滩,随之而来是种种慢性失血的病症。除非是再治疗一次痔核,否则,眼看无药可救了,前两次的医疗事故,给我的折磨太大了,我再也不愿意医治痔病了。就在这时,村里来了一位外乡的痔医,说是祖传秘方,专医奇难痔病,村民和几位父老都劝我请他医治,我坚持不肯。刚好村中也有人患痔十多年,请了这位外乡医生去治疗,不到十天,就把痔病治好了,于是,乡村中传遍了这位外乡郎中的大名,不少患痔的人都请他去治疗。不少村民来劝我,我仍然不愿医治,实在太害怕了!

    但是,造物者的安排是不可抗拒的。由于我的顽固不化,坚持不医痔病,又不参加务农工作(其实我已失去工作能力)因此,引起了村民的怀疑,好说是非的人更是加油添醋:“有好医生来了都不医病,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?”“痔病流血是假,逃避劳动是真!”流言蜚语满天飞。半个月之后,村中好几位痔病患者都给外乡郎中医好了,外乡郎中的盛名更是不胫而走,村民奉他像名活神仙一样。这时,我家来了几位村中的父老和干部,借名是来探病,实是来调查我不参加农事工作的原因。我心知他们的来意,就跑进厕所大便,像往日一样,鲜血仍旧流了一大滩。从厕所出来,我叫他们自己去看,其中一个干部跑进厕所一看,马上惊叫起来:“哇!那么多的血!”

    知道了我的病并非假装之后,他们仍有一个怀疑:为什么我不去医治?我将上两次的事说出来,并坦诚说出我的担心,是因为害怕再出岔子。可是,无论我如何说,他们非要我医治不可,甚至在语气中施加了压力。他们是有权势的人,我知道不能跟他们碰,否则会吃亏的,而且他们也是一番好意,于是,在拗不过他们的情况下应承去请外乡郎中。当时心中想:“碰碰运气吧!如果真的再出岔子,也是数不可逃的了。”

    在未请外乡郎中之前,我请了两位在暗中秘密地研究命理八字的朋友来算过命,(当时我开始相信命运)他们一致认为我的流年运程很好,不会有病,甚至连以前两次的折磨都是不应该有的,这令我感到非常迷惘。后来我才领悟到:命运是会被本身所作的善恶来改变其好坏的。并不是一成不变的。研究命运学的朋友千万不能忽视这一点!

    请外乡郎中来的那天,我特地请了几位村中父老来我家一起吃饭,席上与外乡郎中讲明治疗费用先付三分之二,其余三分之一待医好痔病后付清。饭后他开始给我施用手术,他的治疗方法是在痔核上敷上药油,据说是无痛的,七天后包痊愈。

可是,外乡郎中失算了,他将药油一敷上去,马上就流出血来,血越流越多,将他的药油冲洗去了——药油失了效用;他用了不少止血的药,一概无效。更令他感到意外的是;痔核开始作痛,而且在当天晚上开始糜烂,痛得更厉害了!

    我开始进入痛苦的折磨之中,由忍耐而至呻吟渐渐嚎叫起来。肛门好象火烧刀割一样的难受,身上直冒冷汗,手脚到处乱抓乱舞,在床上翻滚,鲜血染满了床褥和衣服。在场的亲属朋友和外乡郎中看得目瞪口呆,手足无措!可是,谁能帮到我的忙?谁能减轻我身受的痛楚呢?漫长的黑夜,每一秒钟都在煎熬着我,我怎么样捱过?痛苦!痛苦!!

    第二天一早,外乡郎中悄悄溜走了,乡中几位父老听到消息跑过来看我,我的痛苦丝毫没有减轻,痔部继续糜烂鲜血继续流,嚎哭之声不绝,脸上交流着泪和汗,头发蓬乱,为着忍痛,我抓住衣服和蚊帐拼命地用力撕,两脚将褥子都蹬烂了……整个人像疯子一样。他们看到都低下了头,摇头叹气,有的流下同情的眼泪。

    在忍痛的翻滚之中,我渐渐地发现提高臀部,将头俯下的倒吊姿势可以减轻一些痛苦;于是,叫人把三张厚棉被叠成一个高垫,我爬到上面去俯伏,将头倒吊下来。如此,不知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,每天吃饭睡觉都是在这种姿势中进行。

    有一天,在倒吊之中,偶然看到流出来的鲜血染成一片,在被子上面凝固成一条条血流;很像以前被我射杀的鸟雀,鲜血染在树枝叶子上面一样,这幅情景触动了思路,发觉自己现在的倒吊姿势竟是同倒挂在树枝上的鸟雀一模一样!我的天!这不是活生生的因果报应吗?再回想起以前射杀鸟雀的种种残忍情景,及对比一下半年多以来身受的种种痛楚和流血事故。这不正是一幕血债血还的活剧吗?现在的我,不正是受到地狱的残酷刑罚吗?

    于是,我开始觉悟了。人,不是天生下来就要受到折磨的,而是自己(前世或今世)亲手所造作的冤孽的报应。怪不得本来的好运改变成霉运!反过来说,如果我以前是做很多善事的话,那么,我也一定能将自己的恶运改变成好运的。这样说来,命运掌握在我的手中了!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,唯有一条大道可行,就是——勤修善德,广积阴功!

    我不再怨恨那几个医坏了我的医生,想通了,还非常感激他们,是他们使我早日将血债血还清。(要是等到年老之时或后世来还这笔债,那就糟了。)那位外乡郎中事后我托人将三分之一的医药费送给他。

    我改变了对人生的观点之后,常常忏悔到流泪痛哭,下最大的决心要将功赎罪,要趁着现在还年轻之时,将自己的命运改善过来!于是我托知己的朋友帮我买物放生,日日都不放过放生的机会;同时尽自己的能力施济贫病;并且经常暗中自制冥衣冥纸,秘密地拜祭久己失祀的十方幽魂孤灵,使他们得到一些温饱。……

    说也奇怪,自从我放生为善之后,痔疾之痛苦开始渐渐减轻,流血也渐渐减少,次数逐渐减为两三天一次,或约一星期一次。约经半年时间,身体已经复原,可以行走自由了。我更兴奋地利用每一个机会行善积德,年年月月,持之以恒。痔血也由十天八天一次逐渐减至一个月或两个月一次,直至去年春天,才停止了流血,前后经过十八年之久。

    我来到香港之后,才开始接受佛教和道教的基本知识,更加坚强了我信念;我深深地领悟到;做人的目的,并不是要拥有洋房轿车或高官显职才能光宗耀祖;而是要广积善德,利物利人,久而积功累德,使玄祖超升,自然不负此生了。

附:我要忏悔----残杀无数黄鳝的忏悔!
作者:到净土

    看了版主的《因果报应实证》中一例的“打鸟三年,痛十八载”中,香港刘心平的实录后,使我想起我年轻时的事情,在此不由要忏悔自己以前所造的罪过:

     约在一九八八年时候我在柳州市工作,那时认识了现在我的妻,每逢星期天妻子就从外地来寻我,就免不了要加菜。那时年轻,听人说黄鳝血很补元气,就经常买黄鳝回来煲粥。为了使鳝鱼的血充分流出来,我就按老人教的方法先把黄鳝的尾巴砍断,然后再放到淘好米的瓦煲内,让黄鳝一边流血一边在瓦煲里转动,待黄鳝血流得差不多完时,就用慢火煲粥,每次煲粥就这样残忍活生生地煮死几条黄鳝!这种残忍的煲粥约持续了近一年!

     现世的报应还是来了!到了一九九八年我得了痔疮中最难治的“肛漏”,就是在肛门边别生一条漏管。这样几乎每隔三五天,痔疮口就发作出血,总是流血不止,几乎每天都在疮口浸出一些血来,用了很多方法治疗也不好,虽然不是严重影响工作,但每几天的发作叫人难受,而且是几乎天天浸血出来也是十分麻烦和难受的事情。妻几次劝我动手术切除它,但说也怪,我总是不能鼓起勇气去动手术,(虽然在医院检查时医生也劝我动手术),直到七年后的二00四年,我才动手术切除康复(这时我已学佛了三年多了)。

    但这病我并没有与当年我年轻时,砍黄鳝尾巴让它流血不止而死的残忍事相联系,看了刘心平先生的“打鸟三年,痛十八载”一文后,我才真正醒悟,原来这是现世的报应呀!我让那些黄鳝尾巴砍了流血,报应就让我屁股开个口流血不止!我让那可怜的黄鳝尾巴一直流尽血,自己则一样流血不停七年!现在我想起来,当我动手术把那痔疮的漏管割除出来时,医生曾把那小指粗长的漏管给我看,那不就象那被我砍下的黄鳝尾巴一样吗?

     三年前我有幸接触了佛法,也开始真真正正学起佛来,现在我细细一想,如果不是学佛,我有了念佛、读经、诵咒,有放生的功德,我的痔疮的病可能现在也不好!

    这是我真实的经历!阿弥陀佛....

 


推荐阅读:

偷狗贼用毒针“追杀”狗主人,被狗主人驾车撞死

女子虐待婆婆和丈夫,获悲惨现报患怪病

生个孩子没屁眼的真事

男子借钱不还,发誓后被雷劈 

钓鱼的可怕报应

“拜佛猪”是有病吗?

宣化上人:随缘消旧业,更莫造新殃 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给文章打赏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荷花网(www.xituoye.com) ©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Email:jiuzjz@qq.com 冀ICP备10086号
  • Powered by hehua5 V3.0sp1